首页 > 资讯中心 > 媒体报道 > 快狗速运,风头正劲

快狗速运,风头正劲

撰文_房煜(运联传媒内容总监) 2016-12-30 08:00:00

“这就是物流界的UBER。”当看到成立于香港的同城货运及物流信息平台快狗速运(GoGoVan)时,美国最大的科技网站给予了这样的赞誉。这或许要归功于创始人GoGoVan CEO 首席行政官 Steven Lam 林凯源,林创业之前并不太知道uber这家公司,虽然他曾经在美国读书。

GoGoVan用和uber殊途同归的方式切入了同城货运市场。2016年5月GoGoVan宣布成功完成了由新天域资本领投的 C 轮融资,来自阿里巴巴香港创业者基金、新加坡报业集团、和通资本以及现有投资方在本轮进行了跟投。由华兴资本担任本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

到了2016年,资本对车货匹配的热度正在冷却。曾经火热一时的车货匹配概念,正在淡出当下的货运江湖,除了自然退出市场的,还有不少代表企业转型,有做汽车后市场的,有做系统的。GoGoVan能够逆势生长,自然有其不平凡之处。

其最明显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它和 uber 一样,是真正国际化的公司,香港起步,拿下新加坡等地,然后才转战大陆市场,现在GoGoVan业务遍布香港、新加坡、台湾、中国大陆、韩国和印度的13个城市,是亚洲领先的车货匹配物流信息平台。这种国际化的规模和视野,赋予了这家公司更为“灵活”的基因。即使面对更为复杂的国内城配市场时,也能迅速找到切入点。

不久前,运联传媒记者赴港拜会了GoGoVan创始人-林凯源,可以为你揭示一个更加真实的快狗速运。

小、快、灵

做物流的,时效当然是第一位的,快速反应是任何公司都追求的,快狗也不例外。

不过除了快,快狗还有两个基因,小和灵。快狗在进入大陆市场之前,起步于香港。早年林凯源在美国读书,后返回香港创业。他创造性的把在美国看到的外卖餐盒广告模式引入香港,希望获得自己的第一桶金。这个模式受到了强烈的欢迎,但是在送餐的过程中,林发现他对餐车没 有掌控力,而过去的闲散车辆是靠配送服务的呼叫中心安排。

然而这种送餐模式效率非常低,负责取餐和送餐的司机还经常迟到,于是林凯源尝试颠覆这种模式,自己掌握配送餐车。这就是后来大家熟知的类似UBER模式,通过信息系统分配订单。

林凯源做了一款APP操作简单方便:用户只需通过智能手机在app上标明起始地点和车辆类型,页面会自动显示相应的价格,在用户“确认叫车”后,就近的货运车司机开始抢单。这款软件解决了价格不透明的问题。

其实在城配市场,用户的需求也是非常碎片化的。香港货车的需求很大,主要服务内容是搬家私、接载宠物、运送建筑废料、公司货物等,但是林凯源力求在碎片化的需求中,找到标准化的因素:司机。林凯源介绍说,香港司机受教育程度很高,而且受过很好的培训,动作标准化程度很高,这其实意味着香港司机有着比较好的服务界面。当然,每个动作都值钱,因为要计费,“无论你看到的人是否是染黄了头发,有没有纹身,服务都是很好的。”所以后来林进入大陆市场发现,这边虽然是一口价,但是服务却大而化之,非常不标准。

进步源自于自我突破

林凯源需要突破的,是让这些司机接受一种新的模式。

他最开始也是用发传单这样原始的方式,上街与司机交流,了解他们的想法,与各种各样的司机沟通。从2013年2月开始,林凯源在市场上做了很多功课,和司机都成为朋友。同年6月注册公司,7月产品上线。

刚开始创业时启动资金只有创始人们银行账户上的 2 万港币。创业早期,团队获得过由香港特区政府全资拥有的香港数码港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微型创业基金 10 万港币的投资,这笔钱也帮助他们在对用户和司机都免费的模式下能够生存下来,并进行市场推广。

虽然做了艰苦的地推工作,但是仅凭一己之力,林凯源对于整个市场规模并没有概念,香港究竟有多少货车司机?数据也是不清晰的,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开始一段全新的商业冒险。他最好的上游客户是其父亲,父亲是做装修的,经常要有装修材料转运。于是,他彻底转型做车货匹配,他帮父亲的朋友找车,这就是第一批客户,后来当地报纸报道了该故事,知名度变大。有趣的是,虽然做餐饮配送时林凯源是从餐盒广告入手构建商业模式。但是进入城配市场,他却坚决不做硬广(早期应该是资金原因),更多靠线上推广。

快狗模式很快在香港生根发芽,根源在于:快狗模式让这些原来不愿意用电叫中心的司机真正赚到了钱。当做出一定名气后,快狗在香港拿到了天使融资。

后来居上

从成立时间看,GoGoVan可以说是车货匹配真正的鼻祖,但对于曾经热到沸腾的大陆市场,GoGoVan却进入的比较晚,甚至可以说错过了最热闹那段时间。

2014年,GoGoVan已经名声在外,林凯源也与国内许多同行交流过,他很谦虚,觉得自己不懂大陆市场,需要学习,但是别人会觉得你和我是同行,你来学习不是很奇怪?或许是当时感觉没有真正吃透大陆市场的模式,林凯源避免陷入国内市场的血雨腥风中,而是在东南亚继续开疆拓土,进入新加坡获得A轮融资,又转战台湾,短短3年时间,GoGoVan已经成为东亚地区最常见的车货匹配平台之一。

对林凯源而言,同城配送的复杂性使得他进入每一个市场都需要小心前行。比如,交通工具各地就有区别,香港是面包车载货,新加坡是平板车,而台湾地区,则是三轮摩的为主。

但是作为一个可以复制的国际化平台,林凯源又必须在这个高度非标的市场找到标准化的因子。比如,从产品形态来讲,香港市场和新加坡市场还是有不少相似点,所以当时产品复制到新加坡以后,没有经过太复杂的修改,直接可以复制过来。

后来有人总结说,GoGoVan在东南亚所到的市场,大都是高流动性的枢纽型城市。什么是高流动性城市?以韩国首尔为例,首尔和新加坡、香港一样,也是面积不大,人口密集。但是首尔地区有很多人是在首尔周边生活,在大城市上班,这使得当地有个大首尔的概念,人流和商流围绕首尔周边频繁流动,这带来了高频的物流需求。从区位上讲,首尔距离仁川机场不过90分钟的车程,也是一个枢纽型城市。

从城市类型来看,首尔很容易让人想到大陆的北京,但是林凯源也觉得,北京市场太难做了,因为货车进城受到的政策约束比较多。

起初,进入大陆市场,快狗也是主打小B和2C市场。2015年底,林凯源在公司内部宣布,从今天开始所有资源主打2B市场,小B和2C市场为副。到目前为止,快狗在国内拓展了8个城市。面对庞大的国内市场,林凯源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不要着急,不要只想着做市场第一,要一步一步地走。

国际思维,乘胜追击

快狗与国内的物流公司最大的区别,应该在于其国际化的视野,对于GoGoVan而言,它首先是一个在东南亚多个国家开展业务的国际化公司,大陆市场是一个重要市场,但是也是诸多市场之一。以前,我们听过太多国际化公司水土不服的故事,林凯源自己也会用标准的香港普通话告诉我们他很重视“国情”,但是GoGoVan已经成为了一个反例,它没有水土不服,而是用国际化的思维和视野塑造了一个不同的公司。

这确实和创始人有关,林凯源有着光鲜的履历,毕业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在商学院受过系统的商业教育。不过家境一般的林凯源从求学阶段就开始勤工俭学。他的第一桶金,或许要算他在美国学习期间在eBay卖IPHONE的经历,要知道那时候是2007年,苹果公司的第一代IPHONE,那时候诺基亚还如日中天,对这个后来颠覆了自己王国的弱小对手充满不屑。林凯源的第一个订单,来自伊拉克,这让他至今印象深刻。

在商学院里,美国的教授不会像个四脚书橱一样,往林凯源的脑子里灌输各种成型的知识体系,而是不断的逼着学生们自己去提问自己,自己寻找答案。在美国商学院,以案例教学为主,教授的案例都是商业史上已经成型的事件,但是教授仍旧会要求他们开动脑筋,去寻找不同的解答。因为历史已经是历史,如果同样的案例发生在今天,过去的答案可能已经不适用了。

这样的思维训练,使得林凯源有很强的突破性思维习惯,不会墨守成规。和国内的一些公司职工迷信老板,老板迷信BAT不同,林凯源永远是在自己设计自己的模式和路径,直到今天都是如此。大学毕业后,林凯源也曾经希望能够在美国找到工作,去公司做个每天西服革履的职业经理人,可惜没有实现。不过,当时的林如果去了公司,也就没有今天的GoGoVan。

回到香港,如前所述他开始创业历程。这个时候,作为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另一种基因开始影响着他的创业历程,那就是务实、持久。在香港,很多人可以坚持做一件事很多年,在一个公司呆很多年。正是这种基因,使得无论在顺境逆境,林凯源都能表现得很“淡定”,按部就班的按照自己的设想做事。早年他和同学送外卖,很多人瞧不起,说几个海归回来送外卖,有什么前途,他从不管,“你觉得没前途你去做你觉得有前途的事,管我干嘛。”后来国内车货匹配市场打得火热,他也踏实的隔岸观火,从不怕错过所谓的风口。与人人网的陈一舟见面时,两个人足足聊了六个小时,最后陈一舟决定投资快狗,也是认为这个以林凯源为首的团队太优秀了,虽然陈一舟对于物流业是门外汉。

当然,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国内物流市场风云变幻,节奏比他任何一个过去的市场快得多,他也必须要适应这样的市场和变化,包括员工队伍的流动,有时他会表示不理解,“现在的年轻人,做一两年就觉得在一个行业可以了,就想换工作了。”说这话时,他好像忘了自己是1986年的,也还是个年轻人。